公司新闻

罗大佑不想“剽窃本人” 用流浪的方式保持发明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8-23

罗大佑:对,因为大时代可以教我们的东西就最多。

罗大佑:必定是稍少一点的,一切都扭转了。

陈鲁豫:经验一些什么。

陈鲁豫:就是台北?

罗大佑:对这个没有法子的。

罗大佑:对。

罗大佑:其实有点不经世故,就是三十岁前后,那其实就是我讲,我结业以后,对分歧错误,医学院的学生都很闷,对分歧错误,就念书,就是解剖、药理、生理、生理生化什么这些东西,那一结业以后就进到,其实是完全反差很大的一个,创作跟唱歌的圈子里面来这样,所以对人,我其实是保持间隔的,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沟通,我觉得对本人来讲,比较安详的方式是,这个人比较保持间隔,但是又不乏操作歌曲或者是用文字,或者是用本人的什么,来表达本人这样的一个状况,我觉得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,至少在那个年纪,在三十岁高下,罗大佑是一个很矛盾的。

陈鲁豫:扭转。

更多金牌时评、热点解读、主播风采、幕后猛料?嘘!轻轻参与凤凰私享会(IDphtvifeng),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。 

陈鲁豫:不止台北,台北、纽约,就那个时期还很年轻的,很青葱岁月的那个罗大佑,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是个什么样的男人?

陈鲁豫:家,香港、北京。

陈鲁豫:但是真的是,人生永远不能说出格绝对的话。

陈鲁豫:你会怎么样描述这几个处所呢,台北对你来说是?是家。

陈鲁豫:不乱是相对的。

罗大佑:希望这样子了,但是不知道了,我们还是暂时留给命运,我们还是略微谦和一点的把歌写好,然后面对生命用,刚刚讲欠好意思的那个,那个字眼,但是它是存在的,来面对我们的作品,我们的家庭,我们的社会,我们的所有旁边的人,我们觉得重要的。

罗大佑:对。

罗大佑:对,这个就是时势造英雄,就是说。

罗大佑不想“抄袭自己” 用漂泊的方式保持创造

罗大佑:对,那我们永远是在这种扭转里面,扭转里面,使本人尽量不要扭转那么多,但是又不能不乱地去适应它,然后当环境很不乱的时候,我们又必要一些比较积极的这种的,所以人跟环境不停在适调,不停在适调。

罗大佑不想“抄袭自己” 用漂泊的方式保持创造

罗大佑:我从2002年那个时候,我就在北京住过一阵子,那时候的北京是全世界我看最大的工地,哇,你看盖得,然后三更半夜那个货车,把一些拆下来的那个泥土,跟那个钢筋水泥,慌地往城外去运,然后白天叮铃咣郎,叮铃咣郎,叮铃,那像是全世界最大的工地,那种拼命拼命成立,然后终于你看到一个完全纷歧样的都市呈现了,不停到2008年奥运,奥运的时候我人在香港,看着这个奥运的这个开幕式,这样,中国人的重心,中心,就是在北京了,毫无疑问。纽约,我相信应该纽约可能是有史以来的那个,比较好的时候,我是待过的,我那个时候粗略从1996年不停到1999年,我父亲在纽约过世,因为怎么讲,克林肯这个总统,还是老美很喜爱的一个总统。

陈鲁豫:并且他人不成以讲,你至少可以讲,你说再过五十年,一百年,我不在了的时候,我的歌他人还在唱,这个也没有多少人可以这么讲的。

讲解: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,罗大佑见证了华语乐坛30多年的变迁,让人感叹的是这个曾经唱着《时光的故事》的歌者,究竟也会随着时光仓皇酿成后代们的故事,而他也没有要费尽心思去追赶这个时代,只是在继续唱歌。

罗大佑:对。

陈鲁豫:我如今觉得人生活在一个大的时代下,其实是一个侥幸的事情,你要。

陈鲁豫:尤其是像罗大佑这样的一个时代偶像,即便所谓逾越的时代,你也会有一天,你的那个时代过去的那个时候,他必然要经验过这么一个坎,但罗大佑这样的一个精力的首领跟偶像,他的影响力只有不停在,他本日或者红,明天没有那么红,他心田的那种定力、自信,满足感、成绩感,还会不停在,因为我的人生,重心已经纷歧样了,我已经不在乎那些虚的东西了,所以你即便说我时代已经过去了,可能我发明力不如以前旺盛了,so what,所以这是一个家庭,带给一个人最大的安详感吧,就你有撤退退却的余地。

陈鲁豫:哪怕只是个旁不雅观者。

罗大佑不想“抄袭自己” 用漂泊的方式保持创造